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三棵树下

2017-10-12 13:18| 作者: 徐宝龙| 查看: 362| 评论: 3


  五柳树下

   饱受樊笼里的煎熬,厌倦尘世的噪杂。一纸《归去来兮》,在五柳树下铺陈出一个诗的意境。

    五棵柳树,伸展着遒劲的枝干,挂着密密匝匝的枝条,如一柄柄巨伞,交相重叠掩荫着一片静谧。

车马喧闹的场景已被弃置在远方。在太阳碾出的的红霞里,浓浓的绿色似行云流水般铺盖着原野。炊烟袅袅,带缕缕清香,款舞着自然和古朴的风姿。几声犬吠,仿若掉入平湖里的几颗石块,在寂静中滋生出一阵突兀的响动。

先生走来。短褐穿结,白发飘逸着微风的柔和。一柄手杖,轻点着芳草萋萋的土地,烙下一串婉约的韵脚。褪去红尘的眉头,舒展出一抹恬淡的神情。时而驻足,抬头看小鸟在枝头雀跃欢歌,看天边云卷云舒,飘荡自如。时而漫步,低首捋须,轻声吟哦,思绪的翅膀在飞翔中剪撷出悠悠的平仄,释放生命的芳菲。

不垂涎丰厚的俸禄,不钦羡显耀的官爵,心的根如树,深扎在厚实的泥土。缰绳的痕迹依然留在树干的斑驳里,将军来过,排兵布阵的智慧,“力拔山兮气盖世”的勇武,却奈何不了乡野老叟的意念。朋友来过,口舌干燥之余,留下一串串惋惜。也许,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心灵最坚韧的盾牌。

脚下的小路,该通向南山的沟壑?雄鸡报晓的时候,曾有沙沙的脚步声一直延伸到晨兴理荒秽的田头。万籁俱寂的夜晚,曾有带月荷锄归的身影蹒跚。滴满汗水的泥土上,也曾有草盛豆苗稀的窘境和遗憾的叹息。酣睡的梦里,却时常有青山绿水的秀色和归去来兮的喃喃呓语。

那道简陋的篱笆,依然吱吱嘎嘎地叨唠着采菊名句里的那份清雅,守候风去雨来复沓的季节。七八间草屋,静静排列在树荫里,撑起一方遮风避雨的空间。

悠然南山,在窗前苍翠鲜亮。残旧陋室,在身边萧索黯然。先生好读书,喜欢端坐桌前,捧书低吟,在不求甚解的随意间流连。文字的泽光,消融心中的霜雪,把灵魂里延伸的路照得透亮。先生好饮酒,崇尚“造饮辄尽,期在必醉”的酒品。醉倒在卧榻上的先生,常常会在恍惚间跟随他笔下的武陵人扁舟轻棹,沿溪而行,在美妙的桃花源里倾听“不知有汉”的故事……沉醉的朦胧里却有最清醒的憧憬。

五棵柳树,一道不朽的亮丽风景。雨,点点滴滴葱郁着土地的记忆。风,千万次梳理柳条的依依。又到了采菊的季节,树枝间的那些黄鹂依然还在叙说五柳先生古怪超然,咏唱他的田园赞歌。

 

   菩提树下

    一棵菩提树掩映着你和你的诗。

曾经踌躇满志春风得意的脚步,却羁绊在菩提寺的门槛“慷慨依长剑”的浩然之气,在生命的天平上竟如一片浮动的羽毛。些许泻药,也泻不去名节上的污垢。

曾经集青睐与宠幸于一身,光彩夺目。却被“叛臣”的标签贴得形容枯槁,命在漏刻。好在一首《凝碧池》,如一块坚硬的铁甲,护住了本该被砍去的脑袋。

一路风雨,你终于在菩提树下安下了心。

树上,蓝天里白云如絮悠悠飘浮,凝固着空濛的深邃。树下,一条辋河潺湲而流,流出没有污浊和利诱的平静。总有枝条摇曳,传递虚玄的奥秘。几片落叶,清晰的脉络里有着读不完的哲理。

你在寂寞的不寂寞里,参悟着禅意诗情。

看山,山谷空灵,人迹罕至的幽深树林,有人语声响,却传不出寂静的网眼;纵有夕阳的光芒返照在青苔上,却依然改变不了它幽暗的色泽。

看水,水下莲动,碧水潺潺映悠悠。

坐,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空寂伴随着空寂,那一丝丝纤柔的清香,那些明月的柔光,在琴声箫声里被定格成最美的禅境。

行,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随意的脚步能走出最平坦的路,丰盈的灵魂如云,云舒云卷,任缘而动。

粗茶淡饭一杆笔。你奢求什么?从佛经长出来的菩提树上有的是禅意,足以供你久久采撷。


梧桐树下

    你一路走来,把凄凄惨惨戚戚的悲愁,洒在梧桐树下。

萧萧秋风,沙沙秋雨,满地枯枝残叶堆积。几声小鸟啁啾,黄昏在寒颤里哀叹。

纤纤素手,已无力拉扯出秋千上的欢歌。醉不知归的梦里,荷塘边的那群鸥鹭早不知飞往何处。曾经在溪亭中晃动的娇艳身姿,在东篱菊花间徘徊的红颜倩影,已被岁月的魔法演变成风鬟霜鬓的憔悴老妪。早已忘却,那些绿肥红廋的意境,平仄声里只有“凉生枕簟泪痕滋”的孤寂和凄凉。

梧桐树注定是你愁情的意象。遥望银河,独处相思之时,“草际鸣蛩,惊落梧桐,正人间天上愁浓。”登高远望,孤寂惆怅之时,“西风催衬梧桐落。梧桐落,又还秋色,又还寂寞。”颠沛流离,怀乡之时,“梧桐应恨夜来霜。”梧桐可承载你的愁。

而今,你在梧桐树下,举目萧条,一腔愁绪。

山河破碎,生灵涂炭。有人苟且偷安,醉生梦死;有人认贼作父,为虎作伥。不知王导、刘琨似的忠臣名将在哪里?“生当为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的英雄豪杰在哪里?只有阴沉的天空,隐隐的伤痛。

家破夫亡,悲情悱恻。“吹箫人去玉楼空,肠断与谁同倚。”相濡以沫,同舟共济的日子,感风吟月,赌书泼茶,诗词唱和的时光,如梦般逝去。往日恩爱成追忆,止不住千行,思念却无处诉说。

流落异乡,孤苦伶仃。“今年海角天涯,萧萧两鬓生华。”人老亲亡病缠身,环顾四壁,形影相吊。寂寞如石,压着破碎的心。寂寞如网,罩着踽踽独行的向晚光阴。

梧桐细雨。一片落叶一片愁,声声簌簌声声叹。

你一路走来,寻寻觅觅,可梧桐树下没有前行的路。到夜晚,风会更紧,雨会更急……

 

 

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沈汉彬 2017-10-12 22:35
徐老师文章深沉老练,悠长厚实,精致文雅观。
引用 谭贯文 2017-10-12 15:37
题目新颖,语言优美。先赞!待后慢慢品读。
引用 九天雄鹰 2017-10-12 14:33
【特约编审评语】:好文章,欣赏学习。

查看全部评论(3)
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sitemap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