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我与鼠辈的故事

2017-9-14 16:04| 作者: 柳福文| 审核: 九天雄鹰|查看: 694| 评论: 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武汉  柳福文

 

我是个穷光蛋,在城里打工,买不起房,只好在某小区一楼租了两间小破房------一厨一卧。厕所公用。哪料,大老鼠、小老鼠、公老鼠、母老鼠,不管白天、黑夜,老爱光顾我的陋室。时而啃我的肉,时而吃我的米,时而咬我的蛋。洞口堵不住,跺脚也没用 !我常叹:“无丝竹之乱耳,有鼠辈之劳神。”唉,谁叫我是农民工,一连几个月的工钱都拿不到手呢!

昨晚,我躺在床上,正为工资发愁,突然,啪嚓一声,把我从忧思中惊醒。我定了定神,去厨房一看,只见有一尺来长的一只大老鼠摔在地上,挺着个胀鼓鼓的贪官似的大肚子,四脚朝天,嘴里不停地喘气,直流血。我笑道:“怎么样?吃多了吧?发晕了吧?报应!”我找来一把大钳子,把它翻了过来,见是个花白的母老鼠,更是嫉恶如仇。为了泄气,于是,我翻过去翻过来地将它玩了几把。玩儿够了,我咬紧牙关,用钳子将其肚子使劲一夹-----嘭地一声,哇,儿老鼠出来了,母老鼠肚子炸了!哈哈,“别脏了我的手!”我叫喊着,用钳子将它们母子远远地丢进了垃圾桶。好恶心!又好开心!

 我回到床上,自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,守株待兔般地等待着第二只第三只重蹈覆辙。可并非好戏连台——唧唧叫者不断,自己摔死者无。我禁不住浮想联翩。想着想着,眼前依次浮现出了如下镜头:

 镜头一——《诗经· 魏风》中写着: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!三岁贯女,莫我肯顾。”

 ——原来,贪婪的鼠辈有种,古已有之,子子孙孙,无穷尽也。何以灭种?要常打不懈,一打到底,打之以恒。

 镜头二——这报那报上登着:这贪官那赃官纷纷落马。可某地的人面鼠、猫皮鼠、羊皮鼠日子正欢,并未引以为戒。

 ——看来“人贵有自知之明”的标语要人人背、满街贴。对人面鼠之类的东西还要群防群打,打防并举。

 镜头三——这公司那单位有着:贪污、受贿、吃回扣、挪用公款、克扣工资、乱摊派、乱收费,玩弄权术变换花样搜刮民财,屡禁不止。

——这些人物至今还春风得意,只许自己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。鼠辈之害,民何以堪!殊不知,一旦吃得太饱,吞得太多,就会昏了头,花了眼,摔得个皮开肉绽,活像我抓获并“钳毙”了的那只硕鼠。

“唧唧唧唧。” 老鼠的的叫声又起了。我回过神来灵机一动,翻身下床,在美味的蛋糕里塞进两种药:一种是鼠药,一种是人类避孕药。然后将蛋糕分放在门缝和洞口,让老鼠吃了即使不死,也会断子绝孙。

 

 

 

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2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寒梅傲雪 2017-11-7 10:52
好文,拜读,欣赏!

查看全部评论(1)
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sitemap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