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《沙与沫》

2017-6-13 17:01| 来自: 新华读书|作者: 纪伯伦|编辑: admin| 查看: 870| 评论: 0

  我永远在沙岸上行走,
  
  在沙土和泡沫的中间。
  
  高潮会抹去我的脚印,
  
  风也会把泡沫吹走。
  
  但是海洋和沙岸
  
  却将永远存在。
  
  我曾抓起一把烟雾。
  
  然后我伸掌一看,哎哟,烟雾变成一个虫子。
  
  我把手握起再伸开一看,手里却是一只鸟。
  
  我再把手握起又伸开,在掌心里站着一个容颜忧郁,向天仰首的人。
  
  我又把手握起,当我伸掌的时候,除了烟雾以外,一无所有。
  
  但是我听到了一支绝顶甜柔的歌曲。
  
  仅仅在昨天,我认为我自己只是一个碎片,无韵律地在生命的穹苍中颤抖。
  
  现在我晓得,我就是那穹苍,一切生命都是在我里面有韵律地转动的碎片。
  
  他们在觉醒的时候对我说:“你和你所居住的世界,只不过是无边海洋的无边沙岸上的一粒沙子。”
  
  在梦里我对他们说:“我就是那无边的海洋,大千世界只不过是我的沙岸上的沙粒。”
  
  只有一次把我窘得哑口无言,就是当一个人问我“你是谁?”的时候。
  
  想到神的第一个念头是一个天使。
  
  说到神的第一个字眼是一个人。
  
  我们是有海洋以前千万年地扑腾着、飘游着、追求着的生物,森林里的风把语言给予了我们。
  
  那么我们怎能以昨天的声音来表现我们心中的远古年代呢?
  
  斯芬克斯只说过一次话。斯芬克斯说:“一粒沙子就是一片沙漠,一片沙漠就是一粒沙子;现在再让我们沉默下去吧。”
  
  我听到了斯芬克斯的话,但是我不懂得。
  
  我看到过一个女人的脸,我就看到了她所有的还未生出的儿女。
  
  一个女人看了我的脸,她就认得了在她生前已经死去的我的历代祖宗。
  
  我想使自己完满起来。但是除非我能变成一个上面住着理智的生物的星球,此外还有什么可能呢?
  
  这不是每一个人的目标吗?
  
  一粒珍珠是痛苦围绕着一粒沙子所建造起来的庙宇。
  
  是什么愿望围绕着什么样的沙粒,建造起我们的躯体呢?
  
  当神把我这块石子丢在奇妙的湖里的时候,我以无数的圈纹扰乱了它的表面。
  
  但是当我落到深处的时候,我就变得十分安静了。
  
  给我静默,我将向黑夜挑战。
  
  当我的灵魂和肉体由相爱而结婚的时候,我就得到了重生。
  
  从前我认识一个听觉极其锐敏的人,但是他不能说话。在一个战役中他丧失了舌头。
  
  现在我知道在这伟大的沉默来到以前,这个人打过的是什么样的仗。我为他的死亡而高兴。
  
  这世界为我们两个人是不够大的。
  
  我在埃及的沙土上躺了很久,沉默着而且忘却了季节。
  
  然后太阳把生命给了我,我起来在尼罗河岸上行走。
  
  和白天一同唱歌,和黑夜一同做梦。
  
  现在太阳又用一千只脚在我身上践踏,让我再在埃及的沙土上躺下。
  
  但是,请看一个奇迹和一个谜吧!
  
  那个把我集聚起来的太阳,不能把我打散。
  
  我依旧挺立着,我以稳健的步履在尼罗河岸上行走。
  
  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。
  
  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。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 新博娱乐
sitemap sitemap